mg游戏平台|mg游戏平台官网|详解mg电子游戏技巧

淡的散文如何教--以肖培东教学《假如我有九条命》为例 教学案例(教学案例)

发布时间:2016-7-3 编辑:互联网

江苏 省梅村高级中学 薛凯

内容摘要:本文针对“淡”的散文如何教这一现实问题,以肖培东老师执教的《假如我有九条命》为例,提出紧扣文本语言,扎根于文本语言,品出语言的味道,方能把“淡”的散文熬成香气四溢的“浓汁”。语言是走进文本,走进作者内心世界的最佳,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途径。

关键词:“淡”的散文 语言 品味

在很多人眼里,余光中先生的《假如我有九条命》是淡到极致的文章了,全文一二三四铺陈了“九条命”,哪有散文的“韵味”,甚至有人质问,这样的文章怎么也能选进教材?

这样的文章,教起来确实很难把握,功力差一点的老师,上着上着就出现拉风箱的现象,东拉西扯,教学没有了重心,开始“失焦”。有的课堂,虽然条理清晰,把九条命分析的头头是道,还归纳成几重境界,但给人的感觉如同突如而来的阵雨,势头猛,却也去的快,没有给人回味的余地。

分析起来,大家共同的问题,是对语言的品味不充分。作者无论多深刻的感悟,都是通过语言为载体传达出来的。教者忽略了引导学生充分咀嚼语言,那么讲的再多道理,也是荷叶上面滚过的水滴,一滑就滑过去了,没给学生留下什么东西。叶圣陶先生老早讲过,教是为了不教。教是手段,最后还是要让学生学会自己学。我们老师如果把文章的语言放过了,这样的教是教不会学生自己学的,语文就陷入耗时越多,效果越差的恶性循环。本文以肖培东老师的经典课例《假如我有九条命》为例,以品味语言为抓手,谈谈“淡”的散文如何教。

一、芝麻开门--品味语言是进入文本的万能钥匙

有人说文本就是一枚坚果,课堂教学就要把这枚坚果凿开。那么淡的文章,更是坚果中尤其坚硬者,让人谈文变色,要上好这样的课,委实不易啊!但是外行用蛮力,能者用巧劲,四两拨千斤,肖培东老师信步课堂,轻轻一挥手,这枚坚果就开了,学生不知不觉中,自然地随肖老师进入了文本。请看肖老师的教学片断:

师:你们知道吗?这九条命的文字,有一条命与作者原著中的表述是不同的。就是“教书”的这条命。余光中的原文里说这条命的时候,开头就是“书要教的好,也要全力以赴,不能随便”。换句话说这条命中的“一条命,用来教书”这一段首的中心句是编者加上去的。同学们,其实按照这篇文章其他八条命的中心句的写法,编者是有很多加“教书”这条命的中心句的表达方式的。大家思考一下有几种方式。

师生共同整理,PPT。一条命可以专门应付教书

一条命用心教书

一条命用来教书

一条命应该完全用来教书

一条命专门用来教书

师:我们看看,如果按照第一条命的写法,可以是这样的“一条命可以专门应付教书”。如果按照第二条命的写法可能是这样的“一条命用心教书”。如果按照第三条命的写法可以是“一条命用来教书”。如果按照第八条命的写法可以是“一条命应该完全用来教书”。如果按照第九条命的写法可以是“一条命专门用来教书”。所以说编者在加中心词的时候有五种选择,我们一起把这五种选择读一下。

“欣赏得从辨别入手,辨别词义、句式、条理、体裁,都是基本。囫囵吞枣的欣赏只是糊涂的爱好,没有什么益处”。(朱自清:《论教本与写作》)在教学《假如我有九条命》这篇课文,肖老师非常敏感,非常精确地抓住了“一条命,用来教书”这句话,细细辨别它的不同表达,成为打开学生思维的关键点,也就成了学生进入文本的一条巧妙的通道,坚果凿开了,学生处在思维兴奋的状态中,接下来就是引导学生慢慢品味“果实”的味道,这不是水到渠成的事吗?

二、纵情文字--品味语言是走进作者情感世界的不二法门

“情”是散文的底色,一篇感情不充沛的文章,便如江中没有帆过,林中没有鸟鸣,文章就失去了灵魂。余光中既是出色的散文家,更是杰出的诗人,他情感充沛,他的诗文,感动了两岸多少读者啊!但深情厚意的传达,并非一定要花枝招展,唯恐人家看不见。《假如我有九条命》,似乎非常淡,但是这种淡,并非无味,更非苍白。正如苏轼评价陶渊明的诗是“质而实绮,癯而实腴”。(苏轼:《与苏辙书》)肖老师抓住文中语言的风格差异,从语言的严肃和幽默中,体会作者的极为丰富情感。

师:从语言的风格上看,哪个段落的语言风格与其他段落的语言风格似乎不一样?

生:我觉得第五段,因为我觉得好笑。

师:好笑,那你读哪一段你不笑的?

生:父母的这一段。

师:也就是说其他段落写作的时候余光中更多的是用幽默的笔调。来,我们读读好笑的地方。

……

师:文章当中这种表达很多很多,但就是父母这段话没有这种感觉,我们来读读。

……

师:各位同学看到了吗?余光中写这段的时候是全部都是感情,对父亲,对岳母的愧疚,对父母的孝心跃然纸上。我们看其他的段落中幽默的表达居多,倾注的是他的情感。所以对父母、朋友,作为爸爸、丈夫,余光中是充满了内心的情感。

余光中写《假如我有九条命》这篇文章,是在他57岁,已过“知天命”之年,未到“耳顺”之时,颠沛流离的坎坷,时代变幻的无奈,让作者对人生的感悟多了一份深度和广度,他可以从容梳理自己对生命的体悟,娓娓之中,充满了睿智和哲理,更多了一份淡泊和超然。正是因为这份淡泊和超然,他不需要语言的华丽,辞藻的丰赡,也不用金刚怒目,义愤填膺,霸气侧漏。他就是在这样的不紧不慢中,静心静气地和你分享他对人生的看法,期盼和遗憾,时而严肃,时而幽默。这样的文章,还能说是“淡”吗?

三、披文入理--品味语言是通往作者理性世界的一座飞桥

“许多出色的散文,常见知性之中含有感性,或是感性之中含有知性,而其所以出色,正在两者之合,非两者之分。”(余光中:《散文的知性与感性》)余光中先生写《假如我有九条命》,既充满感性,洋溢着浓烈真诚的情感;同样也充满了知性,字里行间,处处渗透了自己的思想、人格和情操。

但这也给教者出了个难题,怎样让学生领会作者的知性?弄得不好,就变成“文以载道”,灌输人生观价值观,生命意义,语文变成说教,那这堂课就没了语文味,也不成为语文课了。说道底,语文课还是要立足语言,在语言的玩味中,把脉住作者的思想脉搏。肖老师是这样来引导学生体味作者的品性情趣的。

师:我们再归结到最后一段话。“看花开花谢,人往人来,并不特别要追求什么,也不被“截止日期”所追迫”。把“特别”去掉,可以吗?划了之后读读。

生:(学生朗读)

师:把特别加上之后读一下。

生:(学生朗读)

师:讨论一下“特别”去掉?

生:不能去掉,因为人生肯定是要追求什么的。

师:看似从容,但有追求的。回到一开始上课回到的问题了,那九条命余光中在追求什么?

……

师:九条命里有他的理想、愿望,有他的人格,有他的精神,同时也有对生活的无奈,对亲人的愧疚,对自己的反省,对自己严格的要求,而这些内容完全就浓缩在一句话上,你知道是哪句话吗?

生:假如我有九条命就好了。

……

语言是作者和读者沟通的渠道,抓住语言,就是在读者和作者之间架起一座飞桥,天堑亦能变通途。肖老师抓住“特别”两字,轻轻松松带学生走进了作者的精神世界。但是,轻松的背后,是肖老师深厚的语文功底,是对语言的敏感捕捉。

有些课堂给人的感觉很虚,一个重要的原因可能就是对语言把握不到位,对语言的表达功能体悟不深刻,语文名师朱则光说,语文教学应该是“贴着文本的地面,漫步在言语的丛林,穿行在字里行间”。语言永远是走进文本,走进作者内心世界的一条幽径,对语言感悟能力越强,那么这条幽径上,美景繁多,让人应接不暇,对语言把握不到位,那么这条路是越走越狭窄,文章读上去味同嚼蜡。

散文的淡与浓,本身不是评判散文高下的标准,只是风格不同而已。淡的散文,更需要对语言的品味,“虚心涵咏,体己体察”(朱熹语),忽略了语言,课堂就是建在沙子上的建筑,再富丽堂皇,也是不牢靠的。肖培东老师的《假如我有九条命》,可以说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淡的散文如何教的经典课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