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g游戏平台|mg游戏平台官网|详解mg电子游戏技巧

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!

文言文《子革对灵王》鉴赏解析

文言文 时间:2018-04-15 我要投稿
【www.ruiwen.com - 文言文】

  【题解】

  本文选自《左传·昭公十二年》,讲的是子革对灵王想扩张领土而进行的劝阻谏辞。楚灵王野心勃勃,贪得无厌,子革却顺着他,三问三答,都是随声附和,旁观者都嫌他肉麻。其实他是欲擒先纵,选择一个适当的时机,利用周穆王的故事,一下击中楚灵王的要害,使他内心震动,坐卧不安。这种进谏方式,非常奇特。文章描写灵王的服饰和动作,更烘托出他那骄横的气概。

  【原文】

  楚子狩于州来[1],次于颍尾[2],使荡侯、潘子、司马督、嚣尹午、陵尹喜帅师围徐以惧吴[3]。楚子次于乾溪[4],以为之援。

  雨雪[5],王皮冠、秦复陶、翠被、豹舄[6],执鞭以出。仆析父从[7]。右尹子革夕[8],王见之,去冠、被,舍鞭[9],与之语,曰:“昔我先王熊绎与吕伋、王孙牟、燮父、禽父并事康王[10]。四国皆有分[11],我独无有。今吾使人于周,求鼎以为分[12],王其与我乎?”

  对曰:“与君王哉!昔我先王熊绎辟在荆山[13],筚路蓝缕以处草莽[14],跋涉山林以事天子,唯是桃弧棘矢以共御王事[15]。齐,王舅也[16];晋及鲁、卫,王母弟也[17]。楚是以无分,而彼皆有。今周与四国服事君王,将唯命是从,岂其爱鼎?”

  王曰:“昔我皇祖伯父昆吾,旧许是宅[18]。今郑人贪赖其田,而不我与。我若求之,其与我乎?”

  对曰:“与君王哉!周不爱鼎,郑敢爱田?”

  王曰:“昔诸侯远我而畏晋,今我大城陈、蔡、不羹⒆,赋皆千乘⒇,子与有劳焉,诸侯其畏我乎!”

  对曰:“畏君王哉!是四国者[19],专足畏也。又加之以楚,敢不畏君王哉!”

  工尹路请曰[20]:“君王命剥圭以为鏚柲[21],敢请命。”王入视之。析父谓子革:“吾子,楚国之望也。今与王言如响,国其若之何?”子革曰:“摩厉以须[22],王出,吾刃将斩矣。”

  王出,复语。左史倚相趋过[23],王曰:“是良史也,子善视之!是能读《三坟》、《五典》、《八索》、《九丘》[24]。”

  对曰:“臣尝问焉,昔穆王欲肆其心[25],周行天下,将皆必有车辙马迹焉。祭公谋父作《祈招》之诗以止王心[26],王是以获没于祗宫[27]。臣问其诗而不知也。若问远焉,其焉能知之?”

  王曰:“子能乎?”

  对曰:“能。其《诗》曰:‘祈招之愔愔[28],式昭德音[29]。思我王度[30],式如玉,式如金。形民之力[31],而无醉饱之心。’”

  王揖而入,馈不食[32],寝不寐,数日,不能自克,以及于难[33]。

  仲尼曰:“古也有志:‘克己复礼,仁也。’信善哉!楚灵王若能如是,岂其辱于乾溪?”

  【注释】

  [1]楚子:楚灵王。即前篇的公子围。楚共王庶出的儿子。他是趁共王有病杀了共王才登上王位的。狩:冬季打猎。此外泛指君王的出游。州来:古小国名,春秋时属楚,后为吴所灭。

  [2]颍尾:颍水下游入淮河处,即今安徽颍上县东南的西正阳镇。

  [3]荡侯、潘子、司马督、嚣尹午、陵尹喜:都是楚大夫。

  [4]乾溪:在今安徽毫县。

  [5]雨雪:下雪。雨,动词。

  [6]皮冠、秦复陶、翠被、豹舄:皮冠:皮帽子。秦复陶:秦国所赠的羽衣。翠被(pì):用翠羽做装饰的披肩。豹舄(xì):用豹皮做的鞋。

  [7]仆析父:楚大夫。

  [8]右尹子革:右尹,官名。春秋时楚国的长官多称尹。子革,即郑丹。夕:晚上。

  [9]舍:放下。

  [10]熊绎:楚国始封的君主。吕伋:齐太公姜尚的儿子。王孙牟:卫始封之君康叔的儿子。燮(xiè)父:晋始封之君唐叔的儿子。禽父:周公的儿子,名伯禽,始封于鲁。康王:即周康王,周成王的儿子。

  [11]四国指齐、卫、晋、鲁。分:分器。古代天子分封诸侯时所赐的宝器叫分器。

  [12]鼎:九鼎。相传为夏禹所铸,夏、商、周三代视为传国之宝。

  [13]辟:同“僻”。荆山:楚人的发祥地,在今湖北南漳县西。

  [14]筚路蓝缕:筚路,柴车;蓝缕,破烂的衣服。

  [15]桃弧棘矢:桃木做的弓,棘木做的箭。

  [16]齐,王舅也:周成王的母亲是姜太公的女儿。所以说齐君是周王的舅父。

  [17]晋及鲁、卫,王母弟也:晋、鲁、卫三国国君姓姬,和周王是同姓。而且他们的始封君主,先后是周王的兄弟辈。晋的开国君主唐叔虞是周成王的弟弟。鲁的始封君主是周公旦的儿子伯禽,周公旦是周武王的弟弟。卫的开国君主康叔也是周武王的弟弟。故统说为“王母弟也”。

  [18]昆吾:陆终氏生六子,长名昆吾,少名季连。季连是楚的远祖,所以称其为“皇祖伯父。”昆吾曾住在许地,故说“旧许是宅”。许:周初所分封的诸侯国之一,在今河南许昌。后许国南迁,其地为郑所有。

  [19]陈、蔡、不羹:陈、蔡,本为周武王灭商后所封的诸侯国,后两国均为楚国所灭。不羹:地名,有东西二邑。

  [20]赋:指兵车。当时是按田赋出兵车。

  [21]四国:指陈、蔡和东西不羹。

  [22]工尹路:路,人名。工尹:是楚国的工官之长。

  [23]剥:破开。圭:一种玉制礼器。鏚(qī):斧头。柲(bì):柄。

  [24]摩厉以须:摩厉,同“磨砺”。厉,磨刀石。须,等待。

  [25]左史:官名。周代有左史、右史之分。左史记言,右史记事。春秋时晋楚两国都设有左史。倚相:人名。

  [26]《三坟》、《五典》、《八索》、《九丘》:都是上古的书名。散佚无考。

  [27]穆王:周穆王,名满,昭王的儿子。肆:放纵。

  [28]祭(zhài)公谋父:周朝的卿士。祈招:人名。

  [29]祗(zhī)宫:穆王的别宫。故址在今陕西南郑县。

  [30]愔愔(yīn):镇静和乐的样子。

  [31]式:句首助词,无实义。昭:明。

  [32]度:仪表,行为。

  [33]形:同“型”,有衡量的意思。

  [34]馈:向尊长进奉食物。

  [35]以及于难:子革对灵王后的第二年,楚公子比、公子弃疾等率领陈、蔡、不羹、许、叶的军队反灵王,灵王兵溃逃走,在途中自缢而死。

  【译文】

  楚国国王在州来狩猎,在颖尾逗留,派遣荡侯、潘子、司马督、嚣尹午、陵尹喜率领军队包围徐国来吓唬吴国。

  楚国国王驻扎在乾溪,来作为(一种)声援。下雪,王皮冠、秦复陶、翠被、豹舄拿着鞭子走出(营帐),仆析父跟在后面。

  右尹(官名)子革(做傍晚时的)朝见国王(的仪式),(楚国)国王接见他,摘下帽子、披风,放下马鞭,和他聊天,说:“从前我的先王熊绎和吕伋、王孙牟、燮父、禽父一起辅佐康王。(他们)四国都有分(得到周王室赐予的宝物),惟独我没有。现在我派人到周王朝去,以(我)分内的理由索要鼎,(周朝的)国王他会给我吗?”

  (子革)回答说:“给国王哦!从前我国先王熊绎,驾柴车穿破衣处身于草莽之中,跋涉在山林之中追随天子,只有桃木做的弓荆棘杆做的箭贡献给(周朝)国王使用。齐国,是(康)王的外公啊;晋国和鲁国、卫国,是(康)王的弟弟啊。楚国所以没有分,但是他们都有。如今周王朝和(他们)四国都宾服追随国王(您),肯定回唯命是从的,岂敢爱惜(舍不得)鼎啊?”

  (楚国)国王说:“从我的始祖的哥哥昆吾,居住在原来的许国(地界)。今天的郑国人贪心赖在他们的田地上,却不(把土地)给我。我如果索要它们,他们会给我吗?”

  (子革)回答说:“给国王哦!周王朝不爱惜(舍不得)鼎,郑国敢爱惜(舍不得)田?”

  (楚国)国王说:“从前(各)诸侯国疏远我国却害怕(并追随)晋国,如今我国大事修筑陈国、蔡国、不羹的城墙,税收都价值千辆马车,(这事)你也有功劳啊,(各)诸侯国怕(并追随)我吗?”

  (子革)回答说:“害怕(并会追随)国王哦!(有)这(陈、蔡、东不羹、西不羹)四国,就足以使他们害怕的。再加上楚国(本身),敢不害怕(追随)国王(您)吗!”

  (这时)工尹(官名)路(人名)请示(国王)说:“君王命令破开圭玉来做斧头的柄,斗胆请国王(具体)的定夺。”

  国王进入(后屋)查看(式样)。析父(人名)对子革说:“我的先生,(您)是楚国的指望啊。今天跟国王的对答如同(国王声音的)回声(一味附和),国家的命运怎么办啊?”子革说:“(先)用点时间把刀磨锋利(欲擒故纵),(等)国王出来(后),我的利刃将砍下来啦(劝谏的话要说了)!”

  国王出来,接着聊。左史(官名)倚相(恭敬地)小跑着走过。国王说:“这人是很好的史官啊,您要善待他。这人能诵读《三坟》、《五典》、八索》、《九丘》。”

  (子革)回答说:“我曾经问过他。从前(周)穆王因为利欲放纵自己的野心,(打算)周游天下,要使天下都有他的车辙印马的足迹。祭公(官名)谋父(人名)(因此)作标题为《祈招》的诗来抑止周穆王的野心,周穆王这才得以寿终正寝在祗宫之中。我问他那首诗,(他)却不知道啊。如果问更古老的事,他哪能知道啊?”

  (楚国)国王说:“您能诵读吗?”

  (子革)回答说:“能。那诗说:‘祈招和悦安详的样子,以榜样昭示传达美德的信息。想我帝王的胸怀,那时玉一样的楷模,金子一样典范。按照民众的能力使用国力,而不会有醉酒饱食的贪欲。’”

  (楚国)国王作了个揖就进去了,送进去的食物也不吃,躺下不能睡,(如此)几天。(终究)不能自己克制自己的欲望,才以至于有难(被臣子杀死)。

  孔子说:“古代有话:‘克制自己的欲望恢复礼教的尊严,是仁义。’很对啊!楚灵王如果能够这样做的话,他哪会有在乾溪(被杀)的耻辱?”

热门文章
瑞文网 ruiwen.com 版权所有